英国疫情如何走向失控?学界2月警告或感染4500万人


第378例病例于2月16日至3月29日前往印度尼西亚探亲,返台后进行居家检疫,于4月1日出现咳嗽症状,4月4日因身体不适就医,经诊断有呼吸困难、发烧、全身倦怠无力及肺炎等情形并收治住院,5日由医院采检通报,于今日确诊。

这天,正好有记者过来随救护车采访。接到病人后,邱琳玉在前面开路,医生和担架跟在后面,她冲出去看到记者没穿防护服,赶紧喊:“快闪开!”跳上救护车后,邱琳玉开始准备氧气瓶、心电机器等设备。

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陈时中(记者会直播视频截图)

疫情延续了两个多月,岱山120站点,每天都在超负荷运作。临近四月,疫情逐渐缓解,接单量也在下降,“发热病人少了,我们开始陆续接其他病人的急救。”武汉人的生活将要回归正常,“4月8日要解封了,我好想回家看看孩子。”

记者拍下了邱琳玉冲上车前的照片,连同随车采访视频发到了网上。3月31日,有记者来岱山120站点回访,把照片发给了邱琳玉,“看了之后也没啥,当时就想着往外跑,怎么就被拍了呢?”邱琳玉笑着说。

此外,今日新增2例境外输入病例分别为20多岁女性(第377例病例)及60多岁女性(第378例病例)。其中第377例病例于西班牙就学,3月22日入境后进行居家检疫,3月23日出现喉咙干痛及腹泻症状,并自行服药,4月4日当地政府追踪其健康状况时,患者表示持续有流鼻涕及鼻塞情形,且有轻微腹泻、胸背痛等症状,因此由台卫生单位安排就医采检,于今日确诊。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出车前,邱琳玉在救护车内检查设备  受访者供图